<form id="zlffj"><nobr id="zlffj"></nobr></form>

            <form id="zlffj"></form>

              <sub id="zlffj"><listing id="zlffj"></listing></sub>

                風雨遠去江山美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9-10

                 

                永新縣三灣村(資料圖片)

                  江西永新,新中國十大將軍縣之一。在這里,有一萬多人走上了長征路,八千多人犧牲在長征路上。這些紅軍將士,知道那口紅雙井水的甜,戀家鄉風物的美,愛家鄉人的親,但是,為了革命大業,義無反顧踏上了霧靄重重的征程……

                  秋收起義失敗后,毛澤東通過三灣改編,收編袁文才、王佐武裝,讓起義余部在井岡山扎下了根,后與朱德率領的南昌起義余部會師,開啟了井岡山斗爭的全盛時期。毛澤東在這里,開始了建軍、建黨以及紅色政權如何建立的思考,建立了與人民的血肉聯系。

                  毛澤東與井岡山人民魚水情深的故事,要從紅雙井講起。

                  1927年初秋,毛澤東領著部隊在永新三灣楓樹坪休整。山風陣陣,雨打陽光落。那一棵堪稱樹王的古楓,就像是江西老表朝他們遞送過來的一束迎客花。炊事班一個戰士去鐘家祠堂的井邊取水,看到水很渾濁,便轉身到河里挑了擔水回到廚房,進門時嚷道:“這村里的井水好渾濁喲!”這句話觸動了革命隊伍,撫今追昔,救國救民之路從來就是一條鋪滿荊棘、充塞血腥的道路。工農革命恰似一泓清水,流水不腐,綿綿不息……千萬莫小看這水,它是老百姓的命,更是革命者的命!水渾可不行,必得清源以新浴,新浴后的革命隊伍才能脫胎換骨。

                  毛澤東立即要戰士借來鐵鏟和土箕,利索地卷起衣袖和褲管,直奔井邊彎腰鏟土、修建井圍。不到兩個小時,兩口井的井圍修好,每口三尺見方,井水慢慢澄清。水清乾坤凈,水明乾坤朗。望著清清亮亮的井水,毛澤東笑了。也許,在毛澤東的心里,井不僅僅是井,更是未來他所希望給予老百姓的朗朗乾坤和無虞天地。

                  部隊進村不擾民,首長還親自挖井修圍,這些很快打消了村民對部隊的疑慮和恐懼,三灣老鄉陸續從山上回到村里。他們與那兩口井一起,親眼見證了“三灣改編”的光輝歷程。

                  一位老鄉告訴賀子珍:“這支軍隊不殺人,不放火,不搶東西,反而幫著我們做事,是我們老百姓自己的軍隊?,鐘家祠堂邊上那兩口井就是那個帶隊的毛澤東親自挖的。他在紅楓樹下宣布部隊改編,說官兵平等,說干革命是為了天下勞苦大眾得解放的。不一樣啊!

                  當賀子珍得知挖井的毛澤東就是那個寫《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的“農民運動大王”毛潤之時,她的心中頓時洋溢著一種說不出的興奮和激動。要知道,之前從《湘江評論》看到那篇文章時,她的內心已為作者毛潤之深深折服,她做夢也沒想到這個才華橫溢的革命者正在她的家鄉一鋤一鋤為鄉親挖井、一聲一聲為國家振臂。

                  一井蒼穹萬木酣。

                  井岡兒女視挖井的毛澤東為自己人,敞開心扉,毫無保留地接納了他和他所帶領的工農革命軍。從此,一支不足千人的部隊,在毛澤東的帶領下,發展壯大,以氣吞萬里如虎的雄姿,一步一個腳印,讓革命的星星之火燎原九州華夏。揮舞雙槍、潑辣俊秀的賀子珍,融入了毛澤東波瀾壯闊革命的一生,陪他搞農村調查,為他掌燈,幫他包扎傷口,出生入死打天下。冬寒不死,春暖又生。

                  紅雙井的水,養育了革命者的命,更培育了紅軍與百姓的魚水情!

                  紅雙井呵,是家鄉的一顆星,始終閃耀在這些紅軍戰士的腦海里,它是家的象征,也是長征者信仰的源泉和動力。

                  山路或窄或寬,山石或圓或扁。循著革命先烈走過的路,我來到了楓樹坪。紅楓樹,葉子蓬勃,一樹華蓋。在三灣改編紀念碑下肅立,毛澤東慷慨激昂的演說已被歲月封存,唯楓樹挺拔的身姿還述說著當年紅軍的故事。

                  沿楓樹坪往南,行不過百米,是鐘家祠堂。兩個并排臥著的小水井,嵌在祠堂左邊的山沖下。井壁,鵝卵石光滑;井圍,水泥板堅實;小木牌標注的“紅雙井”,銜接支撐著一段又一段不朽的時光。當年,有多少紅軍將士掬一口紅雙井的水走上了長征路,其中又有多少人從此再也不曾回來過?他們在犧牲的那一刻,一定還惦念著紅雙井的甘洌清泉吧。

                  三灣村里,牽牛的、背簍的、揮鐮的,一代又一代人始終在路上,心與一座山齊,身隨一座山往。

                  為保護紅雙井,三灣改編時負責站崗放哨的時任兒童團團長鐘九生老人,在井邊百米外建起土磚房,每天清理井邊雜草枯枝、打撈井中異物。老人幾十年如一日,像守候親人紅軍一樣守護著井,守護著紅井兩岸的稻田與炊煙。當地村民約定,任何人不得破壞山中植被,不得在井邊方圓百米養禽放牧、污染環境。

                  紅雙井也很奇妙。八旬老人李福龍告訴我,即便再旱的年份,紅雙井的水也終年不干,飲用不盡,年年歲歲保持三尺不到、二尺有多的水位。有霧的清晨,紅雙井十平方米上空總有霞光繚繞,很是靈氣逼人。

                  山鳥遠遠近近,飛起又落下。云從籬笆前邁過,野菊花在枝蔓上開放。正愣著,一扇老舊的木門開啟,走出一個白發老農,腋下箍著一捆草,望了一眼我們。一個孩子,拎著水桶走過來,“咕咚”往井里一放,舀上一桶水,輕快走遠。兩只小狗從小道竄出,并不吠叫,默默瞅一瞅漸趨平靜的水,轉眼消失在阡陌。

                  井水清清婉婉,發出深藍的幽光,一些凝在山間枝頭的小雨珠濺落在水面上。歷史長河奔流,井水竟似也潺潺,不覺仿佛有鋤鍬撞擊、戰馬嘶鳴之聲傳來,聲聲經耳,漸入心田。時光暗自重合,天地渾然一體,路通兩省三縣的樞紐之地三灣,綠水淙淙的小河在村前、村后繞著,拐了一道大彎匯入禾水,流入贛江,并入長江。心,便跟著那水無限蒼遠遼闊起來。

                  風雨遠去江山美。喝一口紅雙井的水上路,突然領悟,其實所有的告別與奔赴,都是同一種堅守,同一份初心。(羅張琴)

                色色综合

                        <form id="zlffj"><nobr id="zlffj"></nobr></form>

                          <form id="zlffj"></form>

                            <sub id="zlffj"><listing id="zlff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