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lffj"><nobr id="zlffj"></nobr></form>

            <form id="zlffj"></form>

              <sub id="zlffj"><listing id="zlffj"></listing></sub>

                信任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21-10-08 10:46:00

                       張愛民部隊轉業時,選擇了自主擇業,回到老家箬源村,租下了一個水庫和水庫邊的荒山,水庫養魚、養鴨,荒山種水果,果園套養土雞,日子過得倒也充實。

                  張愛民在部隊干到了副營長,當兵十幾年,戰友不少,其中就包括鄭清。

                  鄭清在部隊是營長,比張愛民早幾年轉業。在部隊時,兩人雖不在一個營,但畢竟是老鄉,關系一直處得不錯。張愛民轉業后要辦農莊,手頭有些緊,跟鄭清借了些錢,連利息都不用算。鄭清開玩笑說,利息不要,到時我來釣魚吃土雞,你可不能收錢。張愛民笑呵呵地說,沒問題,雞鴨魚肉管飽,高粱酒管夠。

                  張愛民可不是開玩笑,待農莊步入正軌,便經常邀請鄭清來農莊,釣魚、摘果、喝茶、聊天。雖然鄭清是干部,但這純粹是戰友之間的感情來往,倒也不違反什么規定。

                  鄭清的職務是縣交通局副局長,手頭上還是有些小權力的,也曾私下問過張愛民,有沒有什么事需要他幫忙。張愛民雖然開的是農莊,但還真有事能求到鄭清。

                  從楊柴路到農莊,有一公里的山路,因為常年失修,早已是坑坑洼洼。鄭清讓張愛民打個報告,到時想法子撥些款來。張愛民也有些動心,但想了想,還是婉言謝絕了,他找了幾個村民,自己掏錢將路整平,鋪上了水泥。

                  鄭清說,老張,你也太古板了,修橋鋪路,我們交通局可以做,不違反原則。

                  張愛民搖搖頭說,不太好,你要是撥錢修了這路,下次還好到我這吃飯嗎?

                  鄭清想了想,覺得張愛民的話有些道理。

                  張愛民依舊經常邀鄭清來農莊,吃鮮魚土雞。當然,飯后必定閑扯當年部隊的往事,說到動情處,兩個大男人時常淚流滿面。

                  在村里,張愛民口碑不錯。他是村里唯一當過干部的,雖然轉業后已是一介平民,但鄉里鄉親的,都挺信任他。大事小情,包括鄰里糾紛、婆媳口角,都來找張愛民主持公道或拿主意。有時村里的事,也請張愛民幫忙,比如搞新農村建設,涉及一些廢棄房屋的拆除,工作不好做,鄉黨委劉書記就請張愛民出面。

                  劉書記由衷感嘆,老張正直、能干,要是能請他擔任村支部書記,這箬源村的工作肯定“呱呱叫”。于是,劉書記便攛掇幾個村里的老黨員去找張愛民。一連找了幾次,張愛民心一軟,便應了,果然改選時高票當選。

                  鄭清不解,打電話問張愛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放著縣里的干部不當,為啥偏當這村干部?

                  張愛民笑著說,既然村里老百姓信任我,怎么好意思推辭?再說了,能為百姓做點事,也算對得起部隊多年的培養。停頓了一下,張愛民認真地說,只是,往后不能經常請你來農莊吃飯喝酒嘍。

                  鄭清問道,我們是老戰友,一起吃個飯有什么問題?

                  張愛民說,如今我已經是村支書了,老是請你鄭局長吃飯,老百姓難免懷疑我用了公款。時間久了,你說,大家還能信任我嗎?

                  鄭清想了想,覺得張愛民的話有些道理。鄭清端起眼前的茶杯,對著電話說,老張,我以茶代酒,敬你,向你學習。ㄉ橡埵屑o委監委 熊磊

                色色综合

                        <form id="zlffj"><nobr id="zlffj"></nobr></form>

                          <form id="zlffj"></form>

                            <sub id="zlffj"><listing id="zlffj"></listing></sub>